位置: 首页 > 孔院故事 > 正文 >

让口罩飞

万余里长路,数千只口罩,一百多个昼夜

2020年,让口罩飞……

1月,世界各个角落的口罩飞向中国;3月,中国的口罩飞向世界各个角落。

(一)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3月新冠肺炎病毒逐步侵入了非洲,从个别国家的零星病例直到非洲最后一个国家失守。大连大学第一时间向远在环印度洋岛国的合作单位科摩罗大学,以及科摩罗大学孔子学院筹集了4千只口罩。3月23日满载着大连大学爱心的两箱口罩在国际合作交流处汪祖民处长的努力下踏上了远征的路,那天为了不耽误寄送的进程,孔子学院办公室主任杨晓梅老师从早晨忙到下午,直到晚上她才吃上她的“午饭”。

在寄送口罩的同时,3月25日,大连大学校长孟长功教授向兄弟院校科摩罗大学发来了诚挚恳切的慰问信,感谢科摩罗对中国抗疫工作的积极评价与支持,强调时刻铭记中科友好协会捐赠100欧元的特殊意义,提出在科摩罗陷入病毒考验的艰难时期,大连大学愿意为困境中的兄弟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同时,副校长李玉光教授向科摩罗大学孔子学院教师、志愿者也寄送了一封饱含深情的慰问信,信中说道在疫情面前我们是亲人,我们将满怀信心和智慧,坚定地与你们站在一起。学校永远是海外教师、志愿者的坚强后盾!“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此刻虽不是战火纷飞的岁月,但是面对COVID-19,世界也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收到了来自远方的“家书”,身在万里之外的教师、志愿者们都激动得内心难以平静。

(二)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此时病毒快速扫荡着整个非洲,让原本就医疗薄弱的非洲各国猝不及防。很多国家先后采取的断航的防御措施,科摩罗也不例外。3月23日科摩罗国际航班停飞,随后连国际货运也断航了。4月初,满载着希望的4000只口罩被迫从迪拜按照原路返回北京。口罩该向何处去?由于前期在科中资企业东方公司已成功地将口罩从迪拜运送到科摩罗,并进行了捐赠,于是我们便向该公司总经理戴先生寻求帮助,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于是口罩再次从北京出发,经香港顺利抵达迪拜。荆棘再次出现——清关,因是防疫物品,迪拜清关异常苦难,东方公司经过15天的努力终于完成清关。5月上旬,4千只口罩随同其他货物一同从迪拜出发奔向科摩罗,不料命运多舛的口罩于5下旬又被退回迪拜。6月18日,口罩从迪拜再出发,7月2日口罩抵达坦桑尼亚,7月27日终于抵达科摩罗清关中……

(三)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大疫面前有大爱,当数千只口罩还在路上乘风破浪之时,孔子学院得到了来自各界的关爱。东方公司率先向华人、华侨捐赠医疗物资,于是孔子学院得到了第一批援助口罩,解决了燃眉之急。随后中国驻科大使馆、中地集团、中国医疗队等机构先后向孔子学院捐赠了口罩、防护服、药品。航运畅通以后,大连大学寄送来了第二批防疫物品,孔子学院总部也随后寄来了口罩、护目镜等。这一批批用爱包裹着的防疫物品让我们感受到了祖国的温暖,感受到了海外华人同舟共济、共克时艰的决心与信心。

8月12日,大连大学第一批捐赠的4千只口罩经历了140多个昼夜的环球旅行终于到达了孔子学院,此时的它们由于经过了数次的转运已经是“尘满面,鬓如霜”。当我们向协助运货的东方公司提出承担运输费与清关费时,戴经理婉拒了,他动情地说:“比起你们,这点事儿不足挂齿,你们和医疗队肩负祖国使命,在疫情期间依然坚守国外,……”。

8月18日,孔子学院教师、志愿者代表大连大学向科摩罗大学了送去了这份迟来的爱——捐赠2千只口罩。科摩罗大学校长、副校长、外事处处长、孔子学院外方院长等领导,以及教师、学生代表参加了捐赠仪式。仪式上,孔子学院中方临时负责人李珂玮博士宣读了大连大学孟长功校长致科摩罗大学的慰问信。科摩罗大学校长ABDULLAH BEN SAID HASSANE先生发表了动情的致谢词,他说今天的捐赠具有重要的意义,感谢在这困难的时候,我们最好的朋友——大连大学给予我们的支持和帮助。科摩罗大学孔子学院是我们学习汉语,了解中华文华,增进中科友谊的重要平台,也是科摩罗大学与大连大学开展交流合作的重要平台,科摩罗大学坚定支持孔子学院的各项工作,促进孔子学院的建设和发展。最后,他向大连大学领导、教师和学生表达真诚的谢意和问候,祝大连大学、孔子学院越办越好!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尽管数千只口罩姗姗来迟,但是中科友谊从未缺席。病毒无界,爱无疆,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中,中科互相支持,相互慰藉,共渡难关。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相信在世界人民齐心协力、中非人民众志成城的努力下,人类终将迎来崭新的一天。

地址:大连开发区学府大街10号 邮编:116622 电话:86-411-87402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