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

流“金”岁月——寻访科摩罗金店

科摩罗是西印度洋上很小的岛国,她的几个岛屿,如洒落在印度洋璀璨的明珠。虔诚的伊斯兰教信仰和流行千年的“大婚”习俗,体现了科摩罗人追求善良和美好的愿望,其中“金店”就承载和述说着诸多美丽的故事。

科摩罗的大婚是该国男人、女人一生的荣耀,大婚过程中新娘佩戴的首饰可谓“顶级的奢华”。在科摩罗的国家博物馆里展览了科摩罗从古至今大婚时佩戴的首饰。较为古老的饰品主要为银饰,做工简单,品种仅限于手镯、脚环、链子。

进今,在银饰的基础上镶嵌了各色彩石,设计的花样变得繁多。

现今的大婚,新娘可以拥有全套的黄金首饰,包括头饰、梳子、耳饰、鼻饰、大小项链、手镯、臂环、戒指……应有尽有。

即便是科摩罗普通的小婚,新娘佩戴的,以及男方展示给宾客的首饰是体现家庭财富的重要指标。

那么,科摩罗的首饰店究竟什么样子呢?

这是一座二层小楼,外墙和门均刷着白色的漆,看上去明快、雅致,它置于周围“不修边幅”的商铺中,有种“鹤立鸡群”的味道。楼上是独立的住宅,楼下则是科摩罗最大的金店之一。为了保证安全,商店分为内外两道门,外边是气派的银灰色大铁门,上边嵌着讲究的花纹。内门是三扇铁栅栏,银灰色主体点缀着金色的竖线,与金店的“金”呼应成趣。旁边有一扇鉄窗户敞开着,露出网格状窗条,看得出店主为了安全花费了很多心思。

走进店内,屋内陈设让人眼前一亮。地面是酒红色细条状地砖,显得厚重与富贵,白色的分割线点缀其上。墙体是光洁的白瓷砖,几盏白炽灯嵌在墙体上泛着光亮。古朴的枣红柜台组合成一个U字型,将顾客与店主分隔开来。

这家金店售卖的首饰主要是戒指、耳饰、项链、少量的手镯。刚入门的柜台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戒指,有的又宽又长,顺着手指的弧度向内翻扣,整个戒指或者是镂空的纹路,或者是平面上镶嵌着彩色水钻,戴在手上似乎三分之二的手指都要被遮住了,也有几款圆形的大排面戒指。虽然这种款式的戒指设计得很夸张,却是婚礼上的宠儿。

也有相对小巧一些的款式,有的是纯金打造的,有的在金质框架里镶嵌着各种彩色宝石。造型有扇形、错落的树叶状、镂空的球状……也有规规矩矩的指环。为了吸睛,婚礼上新娘要把面积最大、最耀眼的首饰都佩戴在身上,甚至一双手上佩戴三四个大戒指,小戒指可佩戴六七个。

耳饰除了几款最简单的耳环,店家主打的是黄金耳坠,耳坠设计一般分为二至三个层次,长度可达五六厘米。

这种设计也是符合科摩罗人隆重、华贵的审美需求。

项链更是霸气冲天,有的在精细的链子前缀着一大块闪亮的金饰;有的是十几颗大小金珠子串联成一个完整的项链,前面再坠一颗超大的金饰,或者状若心形,或者状若梯形。

单品项链较少,多数项链都设计了配套的耳饰和戒指,也有的配置了手链。

这种首饰套盒可是价格不菲的,一般只有结大婚的人才会舍得花重金购买。

最璀璨的要数这款三角形状的金项链,颈后是一条细线,颈前由根根金线将一颗颗金珠串联成倒三角型,最外边缀满心形金片。项链的中间镶嵌着一块朱红的枣弧形宝石,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这款金项链配有一对金耳坠,总价是1850000科朗,折合人民币约30000元。

价值1850000科朗的金项链

柜台里还摆放了几款金手镯,普遍的特点是宽边厚金,外侧似锋利的尖刺,整个手镯像一轮耀眼的太阳。

科摩罗首饰有着鲜明的民族特征和地域风格,粗犷、华美、朴拙、繁复而不凌乱,充满了仪式感。

美没有统一的概念与界定,它因民族、种族、个体差异而不同。精巧的饰品佩戴在浅肤色上可以起到点缀、增色的审美效果,但是对于肤色较深的种族来说,过于小巧的饰品则显得似有若无了。相反,这种粗线条、大块头的饰品经过她们的佩戴显得富丽堂皇,雍容大方,毫无违和感。

科摩罗的手工业并不发达,这些经过精心设计和制作的首饰从何而来呢?

店主是个中年印度人,头发、胡须黑白参半,见到有客人来访,他热情地打招呼,并高兴地与我们攀谈起来。他说这些首饰的来源主要是迪拜、印度,也有少量来自科摩罗本地。他告诉我们这个首饰店1964年便落户莫罗尼了,创始人是他的祖父。他兴奋地指着墙上一副放大的照片介绍起来,照片上两位老人促膝席地而坐,他们身着阿拉伯民族服装,左侧是店主的祖父,白袍子外罩蓝西服,头戴黑色帽子。

银色发须是年轮的证明,他侧目聆听着身旁长者的谈话。身旁的长老白袍子外披粉色长开衫,一顶白帽子不掩银发长须,他戴着墨镜,皓齿半启,端身立坐。店主自豪地说,这个长老便是科摩罗最大面值钱币——10000科朗上面的人物,是科摩罗宗教界最有名望的领袖。我们惊讶地掏出10000科朗,一辨真伪。

这堵普通的墙壁瞬间变得神圣而神秘,我拿起手机拍照留念。为了让我选到最佳视角,店主先把壁灯打开,又邀请我绕过柜台到里面近距离拍照,足见他对照片的珍视,对祖先的敬重。

随后,柜台中间一座古旧的天平秤吸引了我。这座天平秤固定在一个木边玻璃罩里,罩子四面是玻璃,由于岁月的磨损早已失去了光洁与通透,边沿与角落里藏匿着陈年的灰尘。

玻璃罩的四边与上下两个两面均是棕黄色的实木质地,木头的自然纹路里渗透着黑色的陈迹。罩子底座上铺着一块红毡子,经年累月的风蚀,毡子已经黯淡泛黑。天平秤中间的立柱顶天立地,牢固地嵌在罩子的上下两面,柱子的两侧垂着银色的秤盘。

这古朴的器物与黄金的夺目形成鲜明的对比,店主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主动介绍起这座镇店之物。原来这座天平秤1964年建店时便随祖父在这里落户,如今已是年过半百。

正是这座古朴的天秤称出了黄金白银,也称出了女人在家庭、社会中的角色与地位。

在这样一件老器物上整齐地摆放着两本破烂不堪的小册子,纸页泛黄,外包装的硬皮已经起了毛边,很多地方爆裂破损,看得出是经年翻看的结果。

这样两本神圣的小册子,又摆在圣洁的天秤面,那一定是《古兰经》,是店主以阿拉的名义起誓,本店交易绝无欺诈。果然,店主说这就是两本《古兰经》,几十年来他们每天都要翻阅诵读,然后端放在这座天平秤上。这种仪式伴随着年轮周而复始地进行着,金店的主人在这虔诚、庄重的仪式循环中由祖父换成了父亲,又传给了儿子……

金店,闪烁着黄金的华丽,也流淌着岁月的声音。也许岁月腐蚀了天秤的光泽,也许岁月揉碎了经书的纸页,也许岁月褪去了店主的青丝,但是岁月无法湮没黄金的璀璨,无法改变人类对美的永恒追求。

流“金”岁月,科摩罗,正在诉说……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可联系删除)

地址:大连开发区学府大街10号 邮编:116622 电话:86-411-87402269